談詑:豫章記

出自維基百科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豫章記》[編輯原始碼]

(豫章郡)地方千里,水陸四通。風土爽塏,山川特秀。奇異珍貨,此焉自出。「奧區神」皋,處處有之。嘉蔬精稻,擅味於八方。金鐵筿簜,資給於四境。沃野墾辟,家給人足,蓄藏無闕。故穰歲則供商旅之求,飢年不告臧孫之糴。人食魚道,多尚黃老清淨之教,重於隱遁。蓋洪崖先生、徐孺子之遺風。

太康中望氣者云,豫章、廣陵有天子氣,故封愍懷太子為廣陵王,領鎮軍以鎮豫章。後永興中懷帝遂以豫章王登天王位。

郡灌嬰所築,有六門。其一曰松陽門,其所以郡為名。西二門,其一曰昌門,其一曰皋門。東及北一門,亦即以東北為名。晉太元中,太守順陽范君更開門之北為東陽門,以對皋門。開北門以對松陽門。今八門相望,通路直指。

松陽門內有大梓樹。大四十五圍,舉樹盡枯死。永嘉中,一旦忽更榮茂。太興中,元皇帝果繼大業。庚仲初《楊都賦》云「弊梓擢秀於祖邑」也。宣帝祖為豫章太守,故云祖邑也。

獻源山有洪井,飛流懸柱,其深無底。舊說洪崖先生井也。

洪井西有龍崗,舊說洪崖先生乘鵉所憩之處。

洪井北有風雨池,在西山最高頂。四面山岩,人跡罕到。州有亢陽,常祈有應。

(風雨山)在南昌,山高水湍,激著樹木。因霏散遠灑如風雨,數里中通洪崖先生井。

龍沙在郡北帶江,沙甚潔白,有似龍形,舊俗九月九日登高處。

西山中峰最高,頂名鶴嶺,即子喬控鶴經過之所。壇在鶴嶺之側,雲景鮮美,草木秀潤,異於他山。山側有土名控鶴鄉。

建安四年,孫策起兵破劉勛於尋陽。軍謀取豫章,太守華歆築城以禦之。

昌邑王賀既廢之,後宣帝封海昏侯東就國,築城於此。

句鹿州在城之西南,去城百步,可二里是句鹿大艑之處也。

郡江之西岸有磐石,下多良田。極膏腴者一畝二十斛。稻米之精者,如玉映澈於器中。

州城東有大湖,北與城齊,隨城回曲,至南塘,水通章江,增減與江水同。後漢永平太守張躬築塘,以通南路。宋少帝景平元年,太守蔡興宗於大塘之上更築小塘,以防昏墊,兼遏此水。今冬夏不復增減,水清至潔,而家麟肥美。

許子將墓,在郡南四里。昔子將以中國大亂,遠來渡江,隨劉繇而卒,藏於昌門裡,於時漢興平二年也。吳天紀中,太守吳興沈季,白日於廳事上坐,忽然如夢,見一人著黃單,衣黃巾,稱汝南羊與許子將求改葬,因忽不見,即求其喪,不知處所,遂招魂葬之,命文學施遐為招魂文。

郡東南二十里有一大塚,號丹陽郭。長老雲,是郡太丹陽太守聶友塚也。外形甚高大,內一大塚居中,兩邊各有四小塚,橫首大塚,外作徼道,周匝皆通塚。裡高二丈餘,小者半之,徼道又半之。此塚相通一埏,似是殉葬者。不聞聶友奢僭,以人從死也。且今新涂縣南十里,見聶友墓。

徐孺子墓,在郡南十四里,曰白杜亭。吳嘉禾中,太守長沙徐熙於墓隧種松,太守南陽謝景於墓側立碑。永安中,太守梁郡夏侯嵩於墓邊立思賢亭、松碑亭,今併在。松大合抱,亭世世修治,至今謂之謝君亭。

吳未亡,恆有紫氣見牛斗之間,張華聞雷孔章妙達緯象,乃要宿問天文,孔章曰:「惟牛斗之間有異氣,是寶物也,精在豫章豐城。」張華遂以孔章為豐城令。至縣,掘深二丈,得玉匣,長八尺,開之,得二劍。其夕斗牛氣不復見。孔章乃留其一匣,而進之。劍至,光耀煒燁,煥若電發。後張華遇害,此劍飛入襄城水中。孔章臨亡,戎其子,恒以劍自隨。後其子為建安從事,經淺瀨,劍忽於腰間躍出。遂視,見二龍相隨焉。

豐城縣有葛鄉,有石炭二百頃,可燃以炊爨。

豐城縣獄後,今有雷孔璋掘神劍窟,方廣七八

新吳、上蔡、永修縣,併中平立。豫章縣,建安立。上蔡民分徙此地,立名上蔡。

(海昏)城東三十里,縣列江邊,名慨口,出豫章大江之口也。昌邑王每乘流東望,輒憤慨而還,故謂之慨口。

望秦縣有一石室,入室十餘里有水,廣數十步,清淺,遊者伐竹為筏以過水,幽邃無極,莫能究其源,出好鐘乳。

新淦縣北二十五裡曰封溪,有聶支所用樟木為牂柯者,遂生為樹。其木合抱,今猶存。始倒植之,枝條皆下垂。

漢高帝六年置建成縣。

(東安縣)漢永元中置縣,在銀城。今邑東水路三百二十里。

艾縣有一塚,鑿青石以為棺,制度非常,號曰楊柳塚。歷代久遠,莫知其誰。

後漢永元中,分海昏立建昌縣,以其戶口昌盛,因以為名。

後漢和帝永元中,分海昏立建昌縣。晉永嘉二年併海昏於建昌,皆屬豫章郡。

靈帝末揚州刺史劉遵上書,請置廬陵、鄱陽二郡,獻帝初平二年始立郡。

永嘉末,有大蛇長十餘丈,斷道,經過者蛇輒吸取,吞噬已百數。道士吳猛與弟子殺蛇,蛇死而蜀賊杜弢滅。

聶支夜射白鹿,尋蹤不見鹿,乃見箭著一梓樹,即伐木,便有血出,遂斷砍,以二板還繫著渚下,以樟木為牂柯,後有船行,遇風同侶皆沒,惟舡獨全。尋看,乃向梓板夾船。

諶氏,豫章淦人。墓在臨川南五十里抱崗山村。陶侃至孝,感得仙人來吊,化為雙鶴而去。

Symane 2009年5月10日 (禮拜天) 00:39 (UTC)[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