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民系

出自維基百科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江右人,即为江右民系,江右民系既指以赣语为母语嗰民系,即江右民系,以江西为中心分布于江西、湖南、湖北、安徽、福建等地区,以赣语为母语,以赣江、瓦子角、瓦屑坝、抚河流域、吉泰盆地同遷嗰漢人为民系认同,有着自己独特文化、语言、风俗、建筑风格嗰汉族民系。

定义[編寫]

廣義上說是指世居地、父母世居地、父母出生地、出生地、祖籍地、戶籍地、長久居住地、長久工作地在赣语区(包括赣南话)境內,被認為或自我認同為赣人的群體或個人。狹義上說是指如今江西省境內的全部人口,即4411.13萬擁有江西戶籍的個人。以語言劃分的方式,江右人主要以贛語為母语。

迁徙融合史[編寫]

江西在上古时期曾经有过“干越国”和“艾国”等非华夏族国家。史载干越国在春秋时期为吴国所灭,其中心 地带可能位于今余干一带,而艾国则位于今修水、武宁一带,后其被楚国并吞。至春秋时代,江西地方经常被称为“吴头楚尾”,是因为江西曾迭为吴、楚、越国的争雄之地。公元前473年越灭吴,公元前306年楚灭越。处于“吴头楚尾”的江西和各方都有大量关系,而赣语中至今依旧保存著一些很有特色、很常用的古吴语和古楚语词的积淀,西汉扬雄在其著作《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中,提到“南楚”方言达85次,其中单言“南楚”、不并引其他地名有42次,提到“南楚之外”、“南楚之南”10次。而《史记·货殖列传》中则注明道:“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是南楚也。”同时,《方言》中提及的吴越、吴杨越、吴楚等地亦被认为包括江西的部分地区。

当时江西的语言近乎吴、楚。汉代豫章被包括在南楚范围内。南北朝时江西、湖南一带的居民及其方言被称为“楚人”、“楚语”,如果要区分的话,则两湖被称为“伧”,江西被称为“傒”。《余学嘉论学杂著·释伧楚》说:“永嘉丧乱,幽、冀、青、并、充州及徐州之淮北流民相率过淮,亦有过江者。……其地多中原村鄙之民,与楚人杂处,谓之‘杂楚’。吴人薄之,亦呼‘伧楚’。别目九江、豫章诸楚人谓‘傒’。而于荆州之楚,以其与扬州唇齿,为上游重镇,独不受轻视,无所指目,非复如东渡以前,统骂楚人为伧矣。”《南史·胡谐之传》关于“傒语”的记载曾被广泛引用:“胡谐之,豫章南昌人也……建元二年,为给事中、骁骑将军。上方欲奖以贵族盛姻,以谐之家人语傒音不正,乃遣宫内四五人往谐之家教子女语。二年后,帝问曰:‘卿家人语音已正未?’谐之答曰:‘宫人少,臣家人多,非唯不能得正音,遂使宫人顿成傒语。’”这表明南昌一带的方言语音与当时洛阳话的变体金陵话已经存在相当明显的区别。   隋代江西的语言仍与吴、楚相近。《隋书·地理志下》:“豫章之俗,颇同吴中……新安、永嘉、建安、遂安、鄱阳、九江、临川、庐陵、南康、宜春,其俗又颇同豫章。”表明当时江西的风俗(可能包括语言在内)仍与吴中颇为相近。


唐朝安史之乱期间,中原居民大范围地迁徙入江西,尤其是鄱阳湖平原,这时期便产生了原始北片赣语。到了唐末五代十国的二百年间,又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大分裂。由于安史之乱造成的战乱,大量北方汉人迁移至江西。北方汉人的南迁导致楚语与吴语的分裂,南方方言格局被打破。

五代十国的割据时期,江淮汉人持续南迁江西。赣语的全部本征最终完全得以确定。此外,隋唐之后江西地区成为全国十道之一的“江南道”,经济社会得到快速发展,人口剧增,江西第一次大规模向外移民也是由此间拉开序幕,南昌、吉安一带的人口不断向湖南东北的湘阴、宝庆、新化等地移民。在后续的几百年间,又由赣北、赣中继续向湖南东北、湖北东南的江汉平原及鄂东山区、安徽南部的安庆、池州及巢湖平原、福建西北移民。这批次的移民将赣语同时带到上述地区,赣语今日的分布格局因此而形成。

分布[編寫]

广义的江右民系主要生活于江西大部分地区、湖南东部、湖北东南部、安徽西南部以及福建西北部等地。


文化[編寫]

江右文化为江西文化或及其周边文化的代表之一。江右文化的三大支柱为豫章文化、临川文化、庐陵文化。


其他事件[編寫]

明朝初年进行过一次江西填湖广